欢迎光临lce.cc,有问题可联系我:a#lce.cc(#替换为@)

自由和平等

默认 lce 29℃ 0评论

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渴望自由。众所周知,野生的动物要面临自然界的很多考验,而蓄养的动物则会过上舒适安逸的生活。但一有机会,蓄养的动物都想逃离樊笼。即使被长期驯化的动物,仍然需要自由。可见,自由是一种本能的权利。自由是所有权利的基础。所有的权利,都是指我们做某件事情的自由。当我们谈到权利的时候,就是在谈某方面的自由。那自由的空间有多大呢?每个人的自由是平等的吗?

如果个体的自由不是平等的,那么个体自由的空间也是不一样的。从自由的结果来看,个体的自由是不平等的。有的人思想开放一些,在思想上拥有更多自由。有的人敢冒险,在行动上也拥有更多自由。但如果那些思想或行动保守的人并没有被他人限制思想或行动的自由,那么我认为他们是自由的,虽然他们的自主性存在问题。那我们讨论的自由平等到底是哪方面的自由平等呢?我认为是对自由的追求上具有平等的权利。比如,我们都有发明创造的权利,或者让自己过得更幸福的权利。虽然有的人懒惰,或者有的人拒绝冒险,或者有的人不够智慧,从而失去了创新的自由或者幸福的自由,但是从事实上并没有第三者限制他的自由。这样的自由是平等的吗?如果说是平等的,可事实是每个人最终的自由不平等啊。如果说不平等,那你愿意对不同质量的商品花同样的价钱购买吗?

所以这里最终到了如何定义平等这个问题。个体都是有差异化的,所以个体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那我们到底是该对个体进行塑造让个体越来越趋于一致,还是保留个体的差异化让个体自由去发挥呢?如果一个社会存在一个能控制所有个体的“上帝”,而且这个上帝有让众生平等的美好愿望,那么他可能就会希望让个体差异化变小。比如一个养鸡场的主人,他渴望这些鸡都有一致的体重,生一致个头的蛋。没错,养鸡场的主人当然希望每只鸡吃同样的食物,努力保证公平。但如果这个养鸡场的主人也是一只鸡呢?他愿意和其他鸡保持平等吗?如果保持平等,他还如何制定管理鸡的规则?所以,“上帝”不能是人,或者说不能是凡人。那如果“上帝”有这么大的力量,他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创造一致个体的人呢?

如果个体生来都是一致的并且未来也是一致的,那个体还有自由吗?显然是没有自由的。如果有一个“上帝”的角色去控制每个人的发展,那个体还有自由吗?显然没有。

自由本来就是用来创造不平等的。自由创造差异化,创造多样性。那么自由创造出的不平等,边界在哪里呢?如果没有边界,那就会形成比如封建社会,或者说剥削社会。那么自由的边界就是不能用自由去统治其他人,去剥削其他人,也不能用自由去不正当竞争包括形成垄断。总结来说,不能妨碍其他人的自由。

平等是用来限制和保障自由的。平等是机会平等,即每个人创造不平等的机会也就是自由是平等的。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们的自由被限制为不能去限制和妨碍其他人的自由。也正因为如此,别人也不能限制和妨碍我们的自由。所以被限制的自由才是被保障的自由。

人类社会就是既追求平等,又追求不平等。追求平等的规则,追求不平等的结果。不平等的结果,不能改变平等的规则,因为人类可以接受不平等的结果但不能接受不平等的规则。因为一旦规则不平等,就意味着人类失去了自由。

转载请注明: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 自由和平等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