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lce.cc,有问题可联系我:a#lce.cc(#替换为@)

武汉要实现超越发展应当考虑的一个方面

默认 lce 51℃ 0评论

武汉虽然从地理位置上是居于内陆的,但武汉其实是有很多优势的。

传统的观点认为湖北是九省通衢,武汉作为湖北省会,处于长江汉江交汇之处,更是中国之中。确实,武汉是中国东西、南北沟通的大枢纽。武汉的地理、地形、水文、气候等各方面都是非常优质的。

但我们如果放眼世界,武汉的这一优势又不足夸耀。因为武汉的交通枢纽地位仅是相对于中国而言。在世界背景下,沿海地区明显更有优势。像上海这种位于长江出海口能聚合江浙同时沟通南北,或者像广州深圳这种距离香港和东南亚更近有利于和外部交流,都是明显的优势。在全球分工背景下,沿海口岸地区作为中国和世界人钱货流通的枢纽,必然是超越武汉这样的内地枢纽的。

所以重庆在全国率先搞中欧班列,其实正是利用铁路货运来抵消沿海的影响,从而突出重庆的位置。这种搞法,需要从战略上考虑,是一个系统工程,中间可能有成本缩减的部分,也可能有成本转移的部分。不管搞中欧班列总体上节约了多少社会成本,或者向其他地区转移了多少成本,总之重庆从中获利是明显的。可惜的是,武汉没有搞出这样突破性的战略创新。

一个地区要想成为核心,就必须考虑到汇聚周边资源,包括人钱货。虽然这种行为常常可能会被周边其他地区视为一种剥削或者掠夺,但如果一个地区在汇聚周边的同时利用其绝对优势让自己的周边比别人的周边更有优势,也是一种积极的作用。

今天其实想讲的是关于人的优势。

武汉在人口上相比较而言,是没有太大优势的,不管是人口数量还是人口结构上。

但武汉有一个比较好的优势是,武汉这里大学生多。

所以武汉要考虑的就是怎样留住这些大学生,让这些大学生毕业后转化为城市的新鲜血液、创新动能。

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深圳的经验很值得借鉴,虽然武汉可能很难像深圳那样高效率配置资源。

传统观点认为深圳大学生太少。其实不然,大量的毕业生去了深圳。同时,深圳也引进了不少大学资源。深圳的大学城虽然规模不大,但从设计上是很创新的,非常有利于资源共享和流动。尤其是深圳大学城图书馆,作为一个公共图书馆,避免了各个大学自建图书馆造成资源的隔离。大学城本身是开放的,大学城图书馆也是开放的,社会人士也可以随意进去阅览,这更是非常有助于社会资源和大学资源的融合。只要管理(这里的管理并不是要突出管,重在理)得当,我认为基本不会有秩序问题。

武汉缺少一个像样的大学城,一个能够实现学校与学校、社会和学校资源共享的地方。

武汉现在大力推青年公寓是正确的。但同时,要像重庆搞中欧班列一样把很多事情通盘去考虑才能最终做成突破性的大事。

我认为要综合考虑学习、生活、创新、就业等因素。如果能很好地利用现有的大学资源,去打通资源之间的隔离,去实现资源在学校之间的共享,在学校和社会之间的共享就很好了。不过现有的大学太多既得利益,太多藩篱,是很难推动的,除非用一些利益去诱惑这些既得利益自己去改变。

武汉不妨推出一个类似于青年城的概念,让毕业生能够低成本留在武汉。尤其是一些暂时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让他们低成本留在武汉,既可以去找工作,也可以选择做一些灵活的或者创新的事情。青年城像一个港湾一样,不仅有低廉的房租,还有低廉的生活成本,是一个避开城市高消费的好港湾。青年城里当然要有大量的公共资源,比如图书馆可以让毕业生甚至社会人士在这里看书、查资料、寻找创意灵感、思考研究问题,比如公共会议室或者咖啡厅可以提供聚会讨论、才艺展示、项目路演、头脑风暴的地方。青年城发挥的作用就是把一批有共同特征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享受低成本的资源,让他们去碰撞,去寻找自己的团体,去激发各种创意,去实践各种想法,最终激活成一个又一个创新的高成长的公司。青年城不一定非要单独划出一块地方做,可以离写字楼近一些或者要有比较好的交通,可以散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可以连成片。青年城可以让大学生不至于一毕业就立即离开武汉,去北上广深寻找更好的机会,而是能够缓一缓停一停试一试。

总之,青年城是一个以年轻人为主体的低成本生活和创业的空间和港湾,是一个让毕业生缓冲、赋能的地方。青年城的目的就是给大学毕业生一个缓冲的时间和空间,留住大学毕业生,让他们在武汉生根、发芽。

其实对社会资本来说,也非常希望利用武汉大学生的优势有所作为。但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社会资本也很难在武汉找到合适的人或者团队。如果有了青年城,必定能有很大的改善。

更新(2021-11-25):

成都宣布建设程序员之家,有助于成都汇聚程序员资源。众所周知,程序员代表的是高素质、高科技、创新等元素。如果成都能够有效汇聚全国的程序员,并为这些程序员提供低成本、舒适的交流、互助场所,必然能大大提升成都在高科技方面的实力,大大提升成都创新动力,大大提升成都小型创业公司、团队的规模,大大提升产业集群化,大大提高成都的人口质量,大大提高成都的竞争力。

我认为成都不仅善于出台接地气有实际作用的好政策,而且在政策执行上也相当不错。从成都的城建、规划等各方面都能明显看出成都政府在这方面能代表中国一线城市的水平(从很多方面更接近甚至超越深圳了)。

其实再看看深圳,为什么要建设那么多舒适的、开放的图书馆、书城?我认为主要就是给年轻人提供一个低成本的城市交流空间。如果一个城市没有这些公共的低成本的空间,那么年轻人可能就宁愿宅在家里,就缺少了和其他人交流的机会。城市活力是什么,就是公园里、图书馆里、博物馆里等公共场所里有大量的年轻人。

武汉目前也以市内江滩、湖泊为主体建设了大量的公园(虽然平日公园里大多是中老年人),相对也是不错的。不过考虑到武汉气候方面的问题,仍然需要多建设一些室内公共场馆(或融合地上、地下空间的公共场馆)。武汉目前也在不断开业各种商业空间,体量都相当大,但武汉的消费体量等各方面跟不上,导致很多商业综合体开业后长期处于冷清状态。我认为武汉可以考虑为一些商业综合体提供补贴,让这些商业空间提供1/5甚至1/3的场地用作公共空间,比如免费的图书馆或书城或书吧之类似乎年轻人休闲、聚会、学习的地方。这样的设计,也可以为商业体带来更多人流量。

转载请注明: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 武汉要实现超越发展应当考虑的一个方面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